多杰雄登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607|回复: 0

那洛巴的十二大苦行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5-11-8 23:32:08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在西藏佛教史中,印度的那洛巴享有獨特的地位。直到今日,他的故事對於渴慕修行、卻要飽受幾年不斷的折磨、具足堅毅、方能得悟法理的一群人而言,的確是個典型的範例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   那洛巴用了十二年的時間,以熱忱的虔誠心及不倦的態度承事上師帝洛巴,而達到親證實相的成果。另外,那洛巴也成為西藏新一代豐富佛法思潮的開端,又同時是一個古老傳承的頂點。他體證之深,當時乃至後世印度境內的佛教行者,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無一能出其右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洛巴於火公龍年(西元一零一六年)出生在孟加拉。據說,他降生於皇族,父親是桑提伐爾曼國王,母親是師利瑪提皇后。古印度時,「國王」只是一個行政官的頭銜,不像歐洲皇室那樣,而且在其他法典中,又提到他具有皇家血統,所以在此的描述只是略提他有這種家世背景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當他十一歲時(西元一零二六年),就到喀什米爾去唸書,那裡是當時佛教傳法的大本營。他在這兒待了三年,通達了重要的幾門學問,然後於西元一零二九年回到故鄉。有許多學者和他同行,他又花了三年時間,在他們的陪伴下繼續學習。


         那洛巴的十二大苦行,差不多歷時了十二年,平均每年一個大苦行。他每次想向上師帝洛巴求法時,帝洛巴都先給他一個大考驗,讓他死去活來,之後以神通力醫治好他,並向他開示一番,最後才傳授他無上密法。那洛巴就是從這些大苦行中學習到藏密著名的「六成就法」,或稱「那洛六法」,即:拙火、幻身、光明、夢觀(睡光)、遷識(頗瓦)、中陰。以下介紹那洛巴的十二大苦行。

      

1. 一般滿願寶

      

有一次,那洛巴上前向上師帝洛巴求法,帝洛巴說:「想要我教你法的話,就跟我來!」 帝洛巴爬到了一座三層中國式屋頂的廟宇最高的位置,然後說:「要是我有弟子的話,他一定會從這裏跳下去!」 那洛巴想,上師現在必然是對他而講的,所以毫不猶豫地縱身一跳;跳下去後,重重摔在地上,全身疼痛得難以忍受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問:「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答:「這個由前世業力造化而成的肉體,像蘆葦一樣地碎裂了,已瀕臨死亡之境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撫摸那洛巴,那洛巴就恢復了完好如初的身體,然後帝洛巴便開示「一般滿願寶」之教法。

      

2.  一味

      

帝洛巴靜默地靜坐了一年,當那洛巴向他請教法益時,帝洛巴突然站起來並走開。那洛巴跟過去,看到他的上師坐在檀香木的熊熊烈火旁,便上前請法,帝洛巴說:「要是我有弟子的話,他一定會跳進這火中!」 那洛巴毫不猶豫地跳了進去,結果全身嚴重灼傷,痛苦難忍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輕淡地問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答:「這個由前世業力造化而成的肉體被火吞噬了,我非常痛苦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碰觸那洛巴,那洛巴即恢復完好如初,接著帝洛巴就教授他「一味」的教法。

      

3.  誓約

      

帝洛巴在密林中度過一年,期間他時常乞食。有一天,居住在附近的人安置了一座舍利塔,並在聚落中集會。那洛巴恰巧經過當地,得到滿缽的供品,於是就拿回來供養上師。帝洛巴大聲地咀嚼並且說:「那洛巴!這真好吃。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想:「上師以前是一個字也不說,今天看來心情很好。」 於是就問上師是否要他再多拿一點回來,帝洛巴回答:「是啊!去吧!」 並且交給他一個裝滿水的瓶子和一把木劍,並說:「要是哪些人心有不甘不願給你,就把水倒在食物上;要是大伙人追你,就在沙上畫一個水的符號;要是他們還不回去,就揮舞你的劍。」

      

在這國家裏有個習俗,就是任何人第二次到別人家乞食,都不會如願的。因此人們就對那洛巴說:「你剛才已經拿過了。」 故不願意再給他食物。那洛巴就把水倒在食物上,接著有人大喊:「這個人把飯弄砸了。」 幾個男人聽到就追過來,當人羣快追上的時候,那洛巴就在沙子上畫了一個水的符號,這裏竟變成一個湖,所有人都不能過來。

      

一個老女人此時出現,告訴他們可把湖水弄乾後再追,大伙人便開始挖地,很快地湖水便被弄乾,並又趕向前追上了那洛巴。那洛巴就舞動手中的劍,劍頓時變成一棟鐵屋,那洛巴則坐在裏面。老女人又告訴憤怒的人們去拿煤炭和風箱來燒。過了一會兒,那洛巴無法再躲在裏頭被烘,只好奪門而出,就在快回到帝洛巴所居住的地方時,不幸被人們捉住,用棍棒和石頭把他打個半死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走到他身邊,便問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回答:「如同米粒被搗爛、芝麻被壓碎,我的頭裂開了,痛苦萬分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碰觸那洛巴,那洛巴即完好如初,接著就教授他「誓約滿願寶」之教法。

      

4. 拙火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前往鄰國邊境地帶,無語靜坐一整年。那洛巴以適當的禮儀合掌向其上師繞行,請求傳法。帝洛巴就說:「跟我來!」 然後就走到一個又黑、又深、又有許多水蛭的潭邊坐了下來,說:「要是我有弟子的話,他就會在這潭上搭一座橋。」 那洛巴聽後立刻開始建橋。當他下半身全浸到水裏的時候,不慎滑倒,落到潭底去。潭水受到擾動,成羣的水蛭、寄生蟲等蜂擁而至,咬噬他的身體。因為血液流失令他產生虛脫的感覺,並且水流灌入傷口令他產生徹骨寒意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問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答:「水蛭的啃噬令我虛脫而寒冷,我無法控制自己了,真實痛苦萬分啊!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用手碰觸那洛巴,那洛巴遂完好如初,接著就給予他「拙火」之教法。

      

5. 幻身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繼續無言靜坐一年。那洛巴以合宜的姿勢,合掌繞行,當帝洛巴瞥向他時,他遂上前請求教法。帝洛巴說:「若你想要我教你法的話,就帶著火、蘆葦和油塊過來。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把東西帶了過去,帝洛巴就用刀切開蘆葦,並將其削得尖尖的,然後把蘆葦尖端浸入火上滾燙的油中,再拿起蘆葦把尖端插到那洛巴的身上。當痛苦達到難以忍受的程度時,帝洛巴淡淡地問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答:「這個內有佛境本質的繩結折磨著我,痛苦萬分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用手碰觸那洛巴,那洛巴即回復完好如初,接著就給他開示「幻身」之法門。

      

6.  夢觀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無言靜坐一年。那洛巴以適當的行儀,向其上師合掌繞禮。當帝洛巴望向他時,他就上前請法。「若要我教你法,就跟我來!」 帝洛巴說完就走了。

      

在一片廣大草原的中央,有個男人背著一個包袱,帝洛巴便說:「去追他!」那洛巴就跑過去,但那個人就像個虛幻的人一樣愈跑愈遠,怎樣追都追不到。那洛巴筋疲力盡地倒在地上,一動也不能動。帝洛巴就走過來問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回答:「我如同麋鹿般追逐顯現而又消逝的幻影,痛苦萬分!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治好了那洛巴,並給予他自斷迷惑的「夢觀」之法。

      

7.  光明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無言靜坐一年。那洛巴以適當的行儀,合掌繞禮,唸祈請文,當帝洛巴望向他的時候,他遂上前請法。「要求法的話,跟我來!」 帝洛巴說完就走了。他們遇到一位大臣,正在迎娶坐在大象上的新娘回家,帝洛巴說道:「要是我有弟子的話,他就會把他們拉下來拖走。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聽了就照辦,結果大臣和他的手下把那洛巴打得遍體鱗傷,那洛巴痛得一動也不能動。帝洛巴就來了,問道:「那洛巴,你怎麼了?」 那洛巴回答:「不可戲謔此大臣,一個玩笑他就要把我搗成粉末,痛苦難當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治好那洛巴,並給予他「光明」之教法。

      

8.  遷識

      

帝洛巴再度無言靜坐一年,那洛巴如前地備置曼達、唸祈請文,帝洛巴遂說:「要我教你法,就跟我來!」 他們遇到一位國王帶著他的王后及隨從人員。帝洛巴說:「要是我有弟子的話,他就會撞倒王后,將她拖走。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依舊照辦,結果國王和臣子們重打他。當那洛巴只剩下一口氣時,帝洛巴前來,並問道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回答:「國王的快樂像箭一般地飛走,我現在正飽嘗痛苦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治好了那洛巴,並給予他「遷識」之教法。

      

















9.  奪舍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無言靜坐了一年。那洛巴如同從前一樣,向上師獻曼達,合掌敬禮。帝洛巴的目光照向那洛巴,那洛巴就趨前請法。帝洛巴說:「要我教你法,就跟我來!」 言畢即離去。他們遇到一位王子,剛沐浴完,眾寶嚴飾,坐於馬車中,周圍的兵力禁衛森嚴。帝洛巴說道:「若是我有弟子的話,他就會將這位王子拖出來,推著他繞圈子!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依著照辦,結果士兵們用箭、矛、劍和石頭,將那洛巴打得命如懸絲。士兵們走了之後,帝洛巴來到並問道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回答:「我就像沒有庇蔭保護的鹿一樣,受了痛苦,沒有什麼保護著我,快樂消失得不見影蹤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治好了那洛巴,並給予他「奪捨」的教法。

      

10.  永恆喜悅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靜坐了一年。那洛巴再度向其上師獻上曼達,合掌敬禮,請求教法。帝洛巴說:「去找個女孩子。」 那洛巴就和一位既健康,又具備堅固信仰心的女子交往。他有一陣子非常快樂,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,雙方就各不理睬了。

      

那洛巴形色憔悴,在他痛苦地承受著這種難以適應的改變時,帝洛巴前來問他:「那洛巴,你快樂嗎?」 那洛巴回答:「我痛苦不斷。」

      

幾天之後,帝洛巴又來了,並說:「那洛巴,你根據佛陀教法而出離,做一個比丘,現在卻和一個女孩子住在一起,這又是這麼回事? 實在不是你該做的事吧! 自己懲罰自己。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說:「這不是我的過錯,是它的過錯。」 於是,他拿起一塊石頭重擊自己直立之杵。他因劇烈疼痛而面臨如瀕死之境,帝洛巴便問:「那洛巴,你怎麼啦?」 那洛巴回答:「因為貪慾是眾惡之根,我重擊密杵以為懲罰,如此使我痛苦萬分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以手碰那洛巴,那洛巴因此而至少能夠小解,同時帝洛巴也給予他「那洛巴」這個名字,以及「六重一味」的教法。

      

11.  大手印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靜坐了一年。那洛巴獻上曼達,合掌敬禮。帝洛巴就向他瞧過去時,那洛巴祈禱,請求開示。「若是想要我教你法的話,就把你的女孩子送給我!」 那洛巴照辦,但是那個女孩不理帝洛巴。她看著那洛巴,並向他微笑,頻送秋波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就打她,並說:「你根本不在乎我,你只喜歡那洛巴。」 那洛巴對上師的行為不起絲毫邪見,當他快樂地獨坐一旁的時候,帝洛巴問他:「你高興嗎? 那洛巴!」 那洛巴回答:「大樂,就是毫不遲疑地將手印做為酬金,獻給佛陀一般的上師。」

      

帝洛巴遂道:「無盡實相奧義道,堪受恆樂那洛巴! 諦觀自心大印性,空行秘密之家園。」接著就給予他「大手印妙覺」的教法。

      

12.  中陰

      

帝洛巴又靜坐一年。那洛巴向其上師獻上曼達,合掌恭敬,祈請開示。帝洛巴說道:「要我教你法的話,就跟我來!」 他到了一片廣大的沙漠地區,悠閒地行走,那洛巴在後面努力追趕,就是無法追上,最後終於筋疲力竭地倒了下來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說:「想要我教你法的話,就備置一個曼達。」 因為找不到水,那洛巴只好用沙來做曼達,又因為找不到可供灑用的水,他只好告訴帝洛巴自己的困難所在。

      

帝洛巴問他:「你的身體裏難道沒有血嗎?」 那洛巴就切開自己的動脈,讓血汩汩流出。可是他東看西看,發現仍缺少他所需要的花朵。帝洛巴遂責備他:「你難道沒有四肢嗎? 把頭切下來放在曼達中間,將四肢放在頭的周圍。」

      

那洛巴終於完成了曼達,獻給上師,但因失血過多就昏死過去。當他醒過來時,帝洛巴問:「那洛巴,你快樂嗎?」 那洛巴回答:「快樂就是將自身的血肉壇城獻給上師。」

   

帝洛巴以手治好那洛巴,並給予他「中陰」的教法。


相关帖子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多杰雄登

GMT+8, 2021-7-24 00:49 , Processed in 0.01967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